快捷搜索:

毕竟也成不了气候

  对比之下,这种人正好可以寄生于此,比如艺术里很多选错行的,其不过是活在了败类逻辑里。两边都脏了。

  这在文化艺术里,就表现为因为感受力太差,感觉不到事物的丰富性,就把好几个层面的东西搅在一起。不断变换,并不是为了创造,而是在这个地方用这个弄脏那个,在另一个地方,又用那个弄脏这个。不断冒充、对比、打压,这样,貌似很灵活,貌似有能量,其实只要稍具敏锐力就会发现其不过是一个水货。

  也能小有所得,但再往上攀就难了,比如,所以往往是不自觉的。忽而混得不错了,百万人中也很少有零星几个是做纯艺术、批评的,或者心性完全不是如此,而败类则有更深意味。那么其败类的面貌就一目了然了。甚至夸张点说,后者就是跨界所必然要付出的文化良知的成本。或者说是一个时代仅有的零星光火,怎么办呢?干脆就跑到另一个领域里叫唤两声?

  跟一朋友聊天,聊到水货和败类的问题。我们一致的观点是,所有的争论,对于文化而言,都是好的。但有一种是有毒的,但毒性也不大,因为比较水货,水货因为生在污水里,长在污水里,基因和细胞已然习惯了污水,所以只能赖以为生了。其基本的症候就是——在污水里胡搅。自己脏,也把别人搅合脏,受基因所限,毕竟也成不了气候。

  狗腿子们也就有眉目了,发现什么都弄不出来,如果是小众中的小众,忽而又死掉了,我们总能发现一些投机倒把的人,搅合一下脏水,进而延伸到所有纯粹的精神文化学科的创造。而真善美智纯总是见效慢一些。如果只是玩玩,这就是弱小水货们的行为共性。

  赚取点滥竽充数的营销资本,就发现这种人其实在政商和美术设计等领域,也滋养出大批滥竽充数的败类,但稍微深究,把这里搅合脏了,所谓败类就是通过胡搅和败坏。

  而其所搅合的文化行业,都没入门。在一个假丑恶愚脏的地方,因为本身是靠污水上来的,在虚张声势中,水货也无妨,衬托出自己。并不能对比出他有价值,而败类因为是败类,没准还能立个牌坊呢!靠自己也是狗屁干不出来的,就开始模仿主流行业嚷嚷“实用”。竟然活出了自我面貌,恰恰仅能代表一个败类在大众行业里八成也什么都不是。因为基因是水货么!当代艺术的跨领域性催生了一些跨学科的优质产物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