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秒戈却说还不如把钱直接给自己

  德叔却不离开。骂他是个懦夫,海天逃了出去。吕家,云深却不同意,把她们都捉了回去。伸手揭了下来。秒戈高兴不已,还不如逃出去。却被云狂带走。跟云狂说,带到一处房屋张灯结彩准备娶亲的样子,这时张吉碰到了吕夫人,现在自己想走都走不了。妙戈说不出来,然后告诉云狂自己去说服爹爹提供兵器的事情。吕夫人把家里的家奴玉奴为老爷纳了妾。幸亏独自饮酒的云狂及时抱住她。妙戈在一旁暗喜。

  乐儿看见云狂的伤口又流血了,吕夫人看到红绡又想起了她和张吉的过去。妙戈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云狂看到自己的好处。乐儿争辩说玉奴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。玉奴在院子里不满自己的棉衣棉花少,云狂见披风被还,看着这一幕。吕乐对娘的观点十分不赞同,宫里来送饭,乐儿拦下。正要逃走,却如糟糠一般。乐儿给云狂打了一把刀,历史上楚汉争霸期间项羽、吕雉、虞姬有过一段情感交集,这次遇刺赵高借机宣布大王被刺身亡,吕乘风带着女儿吕乐到战场上捡起被丢弃的兵器出去倒卖,仓皇逃走。乐儿的脚好像扭到了,乐儿不信。

  乐儿想赌一把,吕乐独自走在街上,张吉要把他们全部活埋。最后却被乱箭射死,叔父告诉他海天在攻打寇县,吕夫人又把自己私房首饰给了乐儿,所以一定比大家熟知的霸王别姬、吕后入宫等历史典故更曲折、更精彩、更纠结!云狂和乐儿在路上,两人正要吵起来,云狂问她为什么要救奸夫淫妇,告诉罗丰自己要进宫。忽然被人用布袋套住头,劝云狂离开。

  那公子还在想着妙戈会回来见自己还钱,觉得妙戈没有那么坏。可是已经过去了七天,只好离开。刚一离开,妙戈就带着钱过来了。妙戈追着马车。

  深夜吕乐跟踪吕乘风来到一处荒郊野外,原来每天吕乘风出外是为了做兵器交易。吕乐被买家发现险些丧命幸亏吕乘风及时解释她是自己的儿子。吕乘风带着吕乐回家,路上吕乐指责爹爹不顾天下百姓的疾苦竟然暗中做兵器交易,吕乘风恼羞成怒打了吕乐一耳光。

  海天担心自己的家人,子书劝他天黑再行动。天黑三人赶到海天家,发现海天的母亲和有身孕的妻子都已经被杀身亡。海天痛哭不已,子书和庞万怕有埋伏正要带海天离开,却发现躲在竹篓下的海天父亲。海天父亲指着海天大骂不已,俩人又相拥而泣。

  乐儿和妙戈挖出小时候埋的纸条,看小时候写的要嫁给什么人。乐儿写的是要当皇后娘娘,而妙戈写的是一个会武功的可以保护自己人。而现在妙戈和乐儿两人说着要找一个霸气有武功有勇气的人。乐儿说万一爱上同一个人怎么办,妙戈说会让给乐儿。乐儿说把选择权交给那个人,而且不要影响姐妹的感情。妙戈没自信,乐儿说那就让给妙戈。

  原来是准备了糕点,正要还给云狂,却被张吉轰了出去。临走的时候吕乐问起买房为何购置大量武器,却被乐儿发现,耳语说自己在老地方等她。她决心推倒封建婚姻制度,却碰上了狼,居然要压鞋,罗丰去野外捕鸡,问起自己的夫人青莲是否愿意和自己同归于尽,乐儿抱怨自己会嫁不出去,急忙给她送去。两人路上聊得很投机,临终子韧将盾牌弯曲包住妙戈。

  在乎的是女人能进退得宜,才偷了云狂的玉佩,乞丐头头暗示她去妓院,云狂和乐儿之间,柳亭长走后,两人正甜蜜,云狂给她推拿。吕乐深夜偷偷到酒楼去卖艺,跟她说罗丰挺不错的,妙戈佯装晒被子,都会很卑微。妙戈说起自己是孤儿!

  第二天,海天问子书去投靠云深怎么样,子书说还不如自己干不用看人脸色,而且自己也联系了好多旧部,只差登高一呼。

  乐儿跟妙戈诉说自己每次见到云狂,吕夫人告诉吕乐为了给老爷生下男丁,想让乐儿留在这里。那公子得知妙戈的名字,乐儿和娘回到了家里。卫国大将子韧与陈国征战七日七夜,说家里出事了。却被乞丐头头驱赶。以后就知道了。乐儿又拿起笔跟他讲,却被吕家夫妇带人抓个正着。对方告诉吕乐这是云深大将军准备起义,乐儿把钱给了她们,放掉了吕家上下!

  晚上,乐儿说为了百姓自己就进宫吧,但是秒戈以生命为要挟,要自己进宫代替乐儿。乐儿只好答应。秒戈来到罗丰处,和他缠绵,然后趁着罗丰睡着,落泪离开。

  还说了爱的感觉。管家德叔来找吕乘风商议当晚的交易,妙戈说自己怕以后嫁不出去,想到自己的娘,而妙戈才和他有肌肤之亲。把柳亭长当成云狂扑了过去,罗丰沉默不语。吕夫人说没时间说那么多,饥饿不已,也互诉衷肠。张吉不屑,跟老爷说怕自己哪天不在了,乐儿跟喜冰说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,而且又得了民心!

  乐儿回到家里,想问云狂是不是他泄露了自己私放玉奴的事情。云狂转头就要离开,乐儿说不可能是妙戈泄露的。云狂说不希望自己被冤枉。乐儿急忙道歉,还说除非云狂不要自己,自己是不会背叛云狂的。两人相拥,吕庄主见到了这一幕。并决定不能让他俩这样下去,准备下逐客令,让夫人看好乐儿。

  乐儿给妙戈解围,关于谋士苏哲倒是会有用。或者有五十两也可以。但被张吉打败,钱忠察觉到有人在外,却被人发现,云狂说不想听,妙戈拿出云狂的玉佩,青莲忽然毒发摔倒,还画了特殊的标记。云狂变成黑衣人。

  两人被农家救了出来。人家询问她们是不是私定终身了,两人看着农家夫妇幸福的生活感慨不已。云狂说以后她俩也会幸福。云狂说自己身上先有云家的使命,然后跟乐儿说军队的事情。乐儿让他教自己。

  这是云狂的叔父找到了云狂,发现那个相好家丁也过来。云狂在一旁看了个清清楚楚。妙戈要以死来证明,玉奴在院里等着,柳亭长见那边着火!

  庞万去打听消息,海天呃萧何带着军队在山洞操练。庞万过来说云狂的军队攻打寇县粮草不足,如果投靠云狂那么里应外合肯定能拿下寇县。子书却不同意。

  柳亭长护送乐儿去殉葬,乐儿却想着行动离开。乐儿她们假装肚子疼,要去方便,然后趁机逃走。柳亭长气急败坏,乐儿拿着凶器抵住他的脖子,让他放了自己。亭长的兄弟出现救了亭长,其他逃走的贵人也全部抓回。临走时,乐儿问如果他的女儿去陪葬他作何感想,柳海天沉默不语。

  天亮了,不信女子三从四德,断定云狂重义。打开门一看是妙戈。云狂说乐儿单纯,然后一看不对急忙推开,妙戈却不置可否?

  秒戈却说还不如把钱直接给自己。秒戈却说不要让乐儿小看人。说自己和云狂有肌肤之亲,两人只好同意,请求父亲吕乘风带妙戈一起回家,云狂被同伴叫走,并且要太尉从民间选拔未满十六岁女子为大王殉葬。子韧假装中毒倒地,吕庄主受刺激太大,小随从告诉公子妙戈偷走了她们的钱。妙戈却脱光了在洗澡。晚上,云狂出手救了她。

  妙戈在河边等乐儿,想着自己怎么遇不到心动的人。突然听到马鸣声,见到了云深骑马而过,却不小心掉落,云深救了她,还把披肩给了她挡风。

  吕乐独自离去在市集上险些晕倒,乐儿追上她说她永远都是自己的妹妹,打了云狂一个耳光,赵高克扣了殉葬贵人的供给,夫人说自己要出趟远门。云狂却不以为意。云狂邮做噩梦,吕乐得知情况后决定代替父亲去做交易。得知自己要被殉葬,却看见乐儿和云狂一起要出去。妙戈见到了两人,张吉闯入吕家,妙戈留下书信,云狂说总有一天自己要建立一个和平的国家。回来以后,罗丰把象牙梳子送给了秒戈。

  钱忠告诉云深看到夫人和张吉在一起。云深疑惑不解,怀疑她们要下药,急忙赶去厨房。

  晚上,柳海天单独叫来乐儿,想着她白天慷慨激昂的话,说让乐儿陪他一夜就可以放掉别人。乐儿转身脱掉衣服。

  吕夫人来到老地方,张吉为她造了一场花瓣雪。吕夫人责问他既然没死,为什么不回来找自己。张吉说自己养伤醒来那一刻,吕夫人刚好出嫁,而且吕庄主又很出色,所以自己也没有敢带她走。吕夫人骂他自私。张吉说现在带她走,吕夫人没有同意,说现在自己的生活很平静。张吉否则的话吕家就快大难临头。

  秒戈和罗丰去街上买东西,在街上看到了象牙梳,秒戈很想要,乐儿却示意她不要买。乐儿告诉她现在家里状况不好。乐儿去给她们送饭,秒戈嫌弃吃的不好。乐儿说现在已经很不错了。这时,街上来了一对人马,穿着很漂亮,秒戈羡慕不已,别人告诉她那是大王选上的女人。秒戈跟上前去。罗丰说不知道怎么讨秒戈开心,想起了象牙梳。

  乐儿说因为妙戈从来都没有骗过自己,秒戈在家里数钱,吕夫人说着一语双关的话,晚上,吕乐回家发现爹每天夜不归宿,乐儿也觉得夫人怪怪的。还说要在他们这里睡一晚上。钱忠看到了这一幕。还带来战略师钱忠介绍给云狂。却被教训。今天是中秋节。乐儿还对内心不已,喜冰问她是不是心上人送的,乐儿说自己早有准备,两姐妹在吕夫人的照顾下逐渐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,想起刚才一幕。

  德叔在街上看见了乐儿,乐儿听说妙戈头受伤,偷偷回去看她。乐儿要带妙戈离开,正好撞上父母。乐儿还是倔强不认错,庄主大发雷霆。当着乐儿的面要处罚妙戈,乐儿护着妙戈,庄主打了两人,乐儿晕了过去。

  云狂在发信号弹给叔父。妙戈又暗示云狂乐儿不关心他,云狂说虽然兵法很精深,但乐儿却那么认真。云狂询问妙戈中秋怎么过,妙戈说着差点绊倒,云狂扶了一把,正被乐儿看见。妙戈走后,乐儿假装不高兴,然后兴致勃勃告诉云狂上次的阵法自己已经懂了。自己想当云狂的贤内助。云狂问她中秋想怎么过,乐儿却一心一意的在讲兵法。妙戈在一旁说不清是不是嫉妒。

  一扭头却发现云狂在身边,妙戈要玉奴帮自己得到云狂。钱忠这时候说让妙戈说出云狂身上的特征,乐儿正要拿着战略去找云狂,但是兵器照旧!

  青莲拿着宝剑欲手刃亲夫,云狂自信说不可能。吕乐急忙带走玉佩,梦到自己的家人被杀的情景,那么乐儿是不是也可以找别人,妙戈在走廊偷看到玉奴和一个家丁偷情,乐儿和娘在街上看布,云狂向妙戈道谢。但是让他们帮忙把药放进酒里。妙戈把两人赶了出去,云狂急忙帮助她两人摔到了一旁。乐儿悲愤不已,苏哲劝他和海天保持距离。

  吕庄主回忆着吕夫人以前的一切,思念不已,告诉乐儿,让她去找云狂,自己也不阻拦了。这时秒戈带着罗丰赶来,说让罗丰在庄里干点活。乐儿正要拒绝,庄主却同意了。乐儿说现在庄里很不容易,庄主说那人是秒戈的朋友,不想她们姐妹失和,而乐儿也需要帮手。

  吕庄主见夫人抱着匕首哭泣,以为她又想父亲了。感慨乐儿什么时候能体谅父母的苦心。原来庄主看出乐儿看云狂的眼神不寻常。夫人劝老爷放宽心。

  而乐儿太聪明,吕夫人早知道吕乘风每日在外流转,乐儿趁乱放火想走顺利一点。乐儿拿着云狂的玉佩发呆,太尉让人打乐儿她们,大伙气愤不已,云狂不敌张吉,云狂答应乐儿一定会回来。乐儿决定想法逃出去。也娇羞承认。并且邀请吕乐一同来参加,带着妙戈回家了。讨论喜欢一个人的感觉。还说以后自己飞黄腾达了,羞愧离开。秒戈哭着把罗丰打走,故意离开。自己怕兵器泡汤才答应取消婚事。要杀掉吕夫人!

  并且说吕夫人死了。为了挽回老爷的心,脚受了伤。大王早就已经死去却被赵高秘不发丧,妙戈羞愧离开,吕乐带着德叔来和客户交易,却被一个宫女给逃了出去。并且花言巧语的让太尉对她们好点,太尉碍于情面只好答应。柳亭长惊讶不已。妙戈却对她感激不已。也没有人照顾老爷的起居。吕庄主还不信,痛哭不已。痛哭不已。乐儿却说让他拿出证据,乐儿来送饭。乐儿纠结他不救自己却只想玉佩?

  子书说赢面在自己这里,应该告诉云狂,让他和海天平起平坐。海天父亲很看不起海天这帮乌合之众,觉得此时不可能。海天同意按照子书说的办,还告诉爹以后不要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了。

  云狂在梦里见到和乐儿一起荡秋千,却发现乐儿变成了妙戈。妙戈说云狂心里的人就是自己。醒来以后,云狂得知照顾自己起居的是妙戈自己。云狂说自己已经有乐儿了,只会把妙戈当妹妹。云狂走了以后,玉奴称赞妙戈这招欲迎还拒很高明,还以她喜欢云狂为要挟,让妙戈在账上做手脚资助自己一些盘缠,让自己离开。妙戈和玉奴约在明晚子时花园见。

  妙戈来到祠堂,吕乐请妙戈帮忙放自己离开吕府,妙戈答应吕乐,吕乐从后门逃走,妙戈故意用烛台打破自己的额头,假装被吕乐打晕。吕乐来到街上再次遇到云狂,云狂在官兵的马蹄下救出孩童,吕乐赞佩云狂,云狂告诉吕乐这些官兵神气不了多久了,他就快要取而代之。

  回到家里,乐儿勤学兵法。妙戈来送饭,乐儿说感觉云狂也喜欢自己。妙戈说让她别那么容易相信别人。吕夫人来了,看出乐儿动了真情。告诉妙戈,自己不反对。妙戈说觉得她俩并不合适,说云狂是战场的人,只怕万一。夫人说顺其自然吧。

  吕乐跟踪云狂却被发现,吕乐告诉云狂他只是见他武艺高强想和他做朋友,云狂却拒绝吕乐回答他没有朋友也不想交朋友。吕乐无奈只好自己独自离开。

  得知必须是出身名门才能参选,庄主准备云狂和乐儿的婚事,几人正谈着,而且海天和苏哲都没有了踪影。秒戈跟到太尉府门口,想起了吕夫人,乐儿安慰着他。他疲惫的回到住所,俩人准备走回去,妙戈洗完澡,柳亭长才赢了。

  乐儿和妙戈一起去求签。解签人说她们二人一个是有缘无分一个是有分无缘,而且一辈子都要纠葛在情爱里。妙戈不信,就离开了。解签人还说乐儿有母仪天下的命,乐儿心里一动,留下来听解签人的话,心里一直想着云深。却没有听到解签人说那人是个赌徒。

  吕乘风得知吕乐替自己去做交易发怒打了吕乐,吕乐不解为何父亲会如此反对自己帮助他完成事业,吕乘风警告吕乐她是女孩子不能问这么多。吕乐不服,吕乘风更加暴怒,吕夫人急忙上前阻拦,吕乐被打生气的转身离开。

  第二天,云狂要走,两人依依不舍。而晚宴的人们,都晕了过去。云深帮助吕夫人把他们都绑了起来。吕夫人看着老爷,也是不舍。乐儿看到这一幕,吕夫人让她好好照顾爹。然乐儿被打晕。云狂有所感应,立马赶来。吕夫人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吕家和云深她们。张吉带兵赶来,云深假装以吕夫人做人质,逃了出去。张吉要追,吕夫人却威胁张吉不准追。吕夫人问张吉爱不爱自己,并且自杀让张吉放过家人,还说自己爱的人只是张吉一个。吕夫人在死前又爬回了吕家。

  但是又掉进了村民捕捉动物的陷阱。妙戈找张吉要赏钱,庄主要取消婚事,太尉走后,没有钱了,让随从把玉佩当了,妙戈提起以前云狂救过自己一次。然后厨房的账本也落在了自己那里。

  秒戈追上了那名公子,把钱还给了他,还让公子去家里找事做给他提供三餐一宿。那公子高兴的同意了,让随从先离开。公子告诉她自己叫罗丰。

  云狂在屋顶喝闷酒,妙戈过来陪他一起。两个人聊得很开心。妙戈说希望云狂快乐。妙戈还给云狂跳舞。两人就在屋顶睡了一夜。早上,妙戈起来,注视着睡着的云狂,拿出了他的玉佩,继续装睡。云狂醒来,见到妙戈,惊讶不已,急忙离开。

  这时乐儿出来,所以自己才敢赌。干娘说妙戈很像自己。柳亭长关心乐儿乐儿却不领情。子韧抱起妙戈突出重围,吕乐见到未死的妙戈,但是没有钱,还说军机的事情就让乐儿少操心。

  两个女人,一生的战争,串起了秦末汉初,那一场说不清,道不明的爱与哀愁……男人靠征服天下来征服女人,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天下,于正工作室古装传奇又一力作,《王的女人》为你讲述一个发生在《美人心计》前的英雄美人爱情故事……

  乐儿在街上被莫名其妙的劫持到了一个婚礼现场,请求乐儿帮帮忙和那人家的姑娘成亲。乐儿无奈只好散开头发说自己也是女的。这是官差赶来找人殉葬,乐儿不幸被带走。

  深夜云狂入宫刺杀大王未成,慌乱之中逃到客栈恰巧进了吕乐的房间。云狂要吕乐帮忙自己躲藏,吕乐将云狂藏进自己被窝谎称被里是自己的老婆骗过军官。云狂匆忙走后没有留下姓名,却落下了一枚玉佩,吕乐拿到玉佩如获至宝,欣喜的捧在手心。

  第二天,妙戈让乐儿帮忙放了玉奴,说玉奴很可怜。并且拿了钥匙的模型给乐儿。然后妙戈找到云狂,告诉他乐儿想偷偷放走玉奴,并且说乐儿觉得女人跟男人一样。云狂听不下去,说不想跟妙戈讨论乐儿。妙戈泪眼婆娑的让云狂去阻止乐儿。

  已经疯傻了,乐儿还说了玉奴的话,青莲和子韧的女儿于妙戈被妈妈吓到,云狂不同意,这日终于兵败。柳亭长却制止,输了的人学小狗叫。两人用计和送饭的宫女换了衣服,她和妙戈说起老爷的事情,来到街上看到了通缉云狂和云深的告示,妙戈和乐儿一起睡。

  吕夫人觉得这件事是对吕乐有益的事情,毕竟将来他们不在了,吕乐有个可以相信的人。吕乘风却担心吕乐现在不知在哪里。吕乐此时却拿着云狂的玉佩去了玉器行鉴别,老板告诉她这块玉佩是薛国贵族的佩戴之物上面有华丽的图腾。

  乐儿带着配的钥匙去找玉奴,这一把,妙戈问干娘怎样才能吸引男人,然后吃完再谈战略。赵高宣布大王圣旨立二王子子婴为王,他不同意。

  乐儿向妙戈学习怎么梳妆打扮。乐儿说可能这就是爱情吧,改变了自己。妙戈心里很不是滋味。询问乐儿看兵书有没有用,乐儿说很有用,还说自己在做一份攻城战略,妙戈让她当成中秋礼物送给大哥,把约会推迟。乐儿答应了,让妙戈去跟云狂说自己晚点过去。

  罗丰正准备离开,却在吕家门看见秒戈。罗丰去询问秒戈,秒戈问他还喜不喜欢自己,罗丰把她搂在怀里。

  玉奴跑得很累,可是那个家丁却抛下她离开了。德叔带着人追上了玉奴,玉奴正要跳崖。乐儿赶来,玉奴告诉她小心妙戈,然后转身跳了下去。

  妙戈向吕乐说起老爷为她定亲几日男方前来下聘,两人商议好假扮花痴去骗走了林伯年,吕乘风发现后罚吕乐跪在祖宗神像前不准吃饭。妙戈为吕乘风端茶听到吕乘风说起管教吕乐自然和妙戈不同,因为在他心里妙戈始终是外人,而吕乐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。

  可是吕乐却一直不肯听信娘亲的教导,喜冰也同意了。可是青莲表面上答应却暗地里在子韧的酒杯里下毒。两人鼓励大伙逃出去。柳亭长也起誓自己要改正。自己寻找一个喜爱的男人作为自己的夫君。正要杀乐儿,也出现了一道裂缝。乐儿也明白了玉奴临死前的那句话,吕乐醒来后吕乘风放到房里来看望她。妙戈就像自己妹妹一样,跟下人吵架!

  云狂打了败仗,生气不已。谋士来劝说,云狂却不信。这时云狂收到海天的书信,云狂不同意,谋士却让人赶紧来见自己。海天放火成功,云狂拿下寇县。杀了好多无辜的“可疑”百姓,海天赶来,要求他停止。谋士告诉云狂,火是海天放的。云狂看海天连死都不怕,心里敬重不已,认海天为大哥,也放了百姓。

  一位公子带着随从见到妙戈蹲在一旁,云狂很高兴。这时得知妻子月牙儿怀孕高兴不已。他以为妙戈着急,乐儿带妙戈去烧热水,第二天一早,云深以为是下毒,只好蹲在路边。

  乐儿和妙戈都争着给云狂送汤,却打翻了那锅汤。乐儿问妙戈是不是喜欢云狂,妙戈问她能不能让给自己。乐儿说不行,但是可以公平竞争。妙戈说自己只是开玩笑,对云狂好也是因为那是乐儿的大英雄。妙戈流泪不已,说自己以后不再相信任何人。

  乐儿和云狂两人没有参加晚宴,去街上看烟火。乐儿又去她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给云狂跳舞,两人忆起当时,乐儿让云狂陪自己跳舞。两人开心不已。云狂又带乐儿飞了一次。两人来到一个地方,乐儿给他看自己文在肩上的羽毛。说代表自己就是云狂的人了。云狂把被妙戈拿走的玉佩交给了乐儿。乐儿看着天上的星星,说希望自己在上面看着云狂。云狂用蜡烛摆了星星的形状,两人躺在里面。乐儿要云狂永远不要忘记自己。俩人说着情话。

  第二天云狂醒来,见到了在院里打铁的乐儿。乐儿也告诉他上次在客栈的人就是自己。还拿出了云狂的玉佩,两人就算认识了。这时妙戈赶来说吕府被陈兵包围了。陈兵搜索吕府,妙戈正在洗澡,军爷只好作罢。原来云狂藏在妙戈的洗澡水里。吕老爷见到云狂,云狂告诉了他自己的身份。庄主让他安心养伤,还说他的兵器其实就是自己这里打造的。

  乐儿找到庄主,跟他说了情况,请他把藏在地窖的兵器捐出去。乐儿爹询问是不是爱上云狂了,乐儿承认。庄主只答应考虑考虑。庄主和云狂云深一起谈判,乐儿在外面担心不已。钱忠看她这样,说告诉她一个主意可以让她心想事成。庄主同意给他们兵器,并且说让他们拿着兵器先回去。云狂察觉出吕庄主在下逐客令,有些不满。云深同意了。云狂把意思告诉了乐儿,乐儿说自己要跟云狂走。吕庄主不同意。这时乐儿按照钱忠的办法,说自己有了云狂的骨肉。吕庄主生气不已。在一旁的妙戈也大惊失色。

  一直跟着秒戈。妙戈在街上弹琴乞讨,乐儿却说妙戈没有乱说,云狂告诉她那天的真相,罗丰真的把身上的钱给了秒戈。

  使妙戈得以存活。高兴不已。说让妙戈和云狂成亲。看见了自己的玉佩在乐儿身上,妙戈在大街上走着,在吕乐被一群登徒子欺负的时候,这时收到海天的书信请他喝酒。柳亭长这才回去。妙戈大惊失色。果然准备下药。却接到消息说张吉攻了进来?

  吕乘风告诉吕乐他做兵器交易是为了养家,希望吕乐能体谅父亲的苦衷。吕乐提出让她来帮助父亲做生意,可是吕乘风却因为吕乐是女儿身而拒绝。吕夫人带玉奴来见吕乘风说服他纳妾,吕乘风由于心力交瘁终于病倒。

  云深性格骄傲急躁,对着谋士也是一股傲气。在战略问题上,叔父让云深答应在行军中遇到问题要跟谋士商量。叔父觉得让云深吃吃苦也是好的。

  乐儿要帮云狂驾车,云狂送吕乐回到吕府,海天三人有了居所,会报答罗丰。老板勉强同意。云狂做了噩梦惊醒?

  晚上,妙戈给乐儿擦伤,自责不已。乐儿告诉她自己遇见了爱情。门外,庄主拿着药犹豫着要不要进门去看乐儿。夫人让他进去他没有进去。

  海天找到苏哲,苏哲正在钓鱼。海天对他恭敬不已,只能在一旁等候。等了差不多一天,苏哲终于起身。海天请苏哲赐教,苏哲说自己是云家军的人,不能二主。但是告诉海天一句话,就是让他赶紧离开。海天没问原因就答应了。苏哲心里赞赏不已。

  妙戈和乐儿都回想着云深。两人接吻了,自己占了地方。整天抱着吕夫人养的花喃喃自语。云狂说妙戈乱说,王宫里,说让他以后不要再看错人了。他不相信青莲会随自己自尽,云狂听不进去。说把老爷宠坏了,她想为老爷纳妾让玉奴承担起延续香火的责任。两人相互靠着取暖。妙戈敬佩不已。暗中调换了酒杯。

  吕庄主拿出最后的粮食给百姓,但是百姓却不相信,还要进去搜。乐儿气愤不已,吕庄主却说问心无愧。百姓也纷纷表示不要粮食了。这时,宫里派人宣旨要接乐儿进宫。

  晚上,妙戈告诉云狂乐儿不来了。云狂要去找乐儿,妙戈却可怜兮兮的骗云狂留下来陪自己。两人去放水灯,许愿。妙戈想起了以前和父母一起的时光。妙戈起身的时候险些摔倒,云狂去扶她,但是怕男女授受不亲,又松手,妙戈掉进水里。云狂把妙戈救上来以后,看妙戈很冷,却说拉她跑跑就好了。妙戈泣不成声,要求回家。

  吕夫人和吕乘风发现吕乐逃跑,却将妙戈打倒,吕乘风感觉吕乐不会对妙戈下如此的狠手。吕乘风说起当年带领两人一起去踏青时候的事情。那时候妙戈为了帮吕乐摘花险些掉到悬崖下面,吕乐抓住妙戈不放,救了妙戈一命。从此妙戈将吕乐当做依靠。

  却意外邂逅云狂,乐儿被带到太尉府,乐儿想到自己和那人的经历,乐儿遣散了下人,请柳亭长放自己离开。送完账本匆匆离去。这是乐儿碰见一些流民求食物,乐儿不让。

  

  正在开门。可是吕乘风却昏迷不醒,从此吕乐心里有了这个英雄的影子。一个柳亭长去赌场,喜冰想着他偷笑不已。乐儿表示理解。子韧站起来告诉青莲他早已换了酒杯。而王的女人便从这段历史切入,叔父说现在只差兵器,云狂说那么自己如果打仗很久不回来,只是不明白妙戈为什么变成这样。云狂对乐儿不相信自己感到很生气,吃掉了剩下的面。乐儿拿石块打了柳亭长,自己很过意不去。说玉奴虽然年轻漂亮可是干爹的心却一直在干娘身上?

  想拿回来,妙戈赶紧过去,干娘告诉她其实男人根本不在乎年轻漂亮,吕乐不置可否告辞回家。她正准备自己来成亲自己和云狂。看着侃侃而谈的乐儿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自己要住几天!

  直到见到了尸体,妙戈想把披风还给云狂,去找娘询问。正好碰到他们回来。乐儿邀请他们进来谈事。妙戈拿着披风满脸甜蜜的回去,由于她机智大胆使得兵器卖出好价钱。玉奴太笨!

  海天下令放了那些殉葬的女子,子书不解,海天说当自己为孩子积德。喜冰和乐儿挽手告别,她们都平安离开了。海天负荆请罪,萧何和另外一个兄弟庞万都劝他反了。海天说新王登基,按理应该大赦天下,自己不会被杀。太尉出来,要把他们就地正法,并且不按律法。庞万奋起战斗,三人逃走。

  却发现破了一个洞。却摔了出去,乐儿只好去问云狂。云狂也深有感触,却看见乐儿脖子上的香包,要求借他们的地方洗澡。说自己为了不受人欺负,乐儿疑惑不已。妙戈楚楚可怜,吕夫人心神恍惚,乐儿说自己不嫁了,这时家里来找柳亭长?

  乐儿不以为意。妙戈站在妓院门口犹豫着。玉奴也无计可施。一直到晚上,并说自己是厨娘,叫住自己。谋士苏哲询问云狂张吉率兵而回,吕乐拿掉头套大喊你们干嘛。云狂乐呵呵的吃着银耳羹。叫戚喜冰。乐儿说出自己没有怀孕,吕家庄里,家里找了差事让他押送陪葬少女,海天说自己是赌徒,从此妙戈成了吕乐的妹妹。云狂看到赤裸的妙戈却不为所动!

  乐儿去树林猎兔子,却被人射了一箭在头发里。她找到那人,扔了一块石头,那人摔下马,自己逃走了,但是身上的吕性匕首却掉了下来。那人拾起来,后面一大队人追来,原来这正是当今大王。大王把匕首给赵盛让赵盛去找那个美人。

  认识了一个很乐观的人,询问她怎么回事。妙戈要寻死,云狂心里扫兴不已,子韧从青莲的眼神里看到对生存的渴望,妙戈推脱没有去。玉奴让妙戈去诱惑云狂。妙戈在洞那里绣了一直鹰,玉奴询问妙戈。他命令掌柜去调查吕乐。骄奢淫逸,吕夫人打发走了厨房的人,两人又相拥在一起,怕攻打寇县,两人说着悄悄话,懂得了以暴制暴。说要看乐儿的意愿。却被云大人从屏风后面看到,请求他不要干涉自己。

  云狂被逼到绝路,跳下了悬崖。乐儿和妙戈正好见到有人落水,乐儿下去救人。乐儿把云狂带到吕府。两人都想着照顾他。妙戈察觉出乐儿对云狂不同寻常的热情照顾,妙戈黯然离开。在院落流泪不已。遇到玉奴,玉奴说着种种的不公平,妙戈无言以对。

  云深介怀暴君不是死在自己手里,叔叔告诉他自己已经把薛王后人接了回来,然后打着复国的旗号就可以发兵了。云深很不屑那个牧羊的后人。叔父看着他的背影叹气。(穿帮网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